学校概括

联系我们

地址:保定市三丰中路39号
邮编:071000
电话:0312—2136544
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学校概括 > 百年学府 >

保 中 回 忆

      我叫王庆瑛,提起保定一中,引起我许多往事回忆。我是保定女师、保定师专毕业的。1941年毕业后在保定女中任教,兼职在保定一中(原保定中学)教语文(那时是敌伪时期约1943-1945年)。我上午在保定女中上课,下午在保中上课。到校后先奔图书馆看书半小时,下课后再去图书馆看一小时书就回家。当时接触的一是学生,一是图书馆,那时觉得保中图书馆藏书最多,在那里我获得的知识最多,还培养了我看书的习惯,使我头脑丰富起来。
      在那个时代,我只有一个愿望:希望孩子们能上学,学好本领为祖国富强而奋斗,不当亡国奴。解放后我来到北京,在北京女一中(现改为161中)任教,直到退休。现年87岁。
      另一段回忆,我的老伴温炳炎。他是保定六中(保定一中前身)高初中毕业生,后上北京师范大学。他总在讲,他在六中上了六年,六中对他的培养教育非浅。是的,他的为人以致他一生对祖国教育事业的贡献,都是母校在初高中打下的基础。他是多才多艺的人,上学时是足球队的队员,是足球健将。他的理科、文科的基础知识打得很牢固,他对教他的老师总是念念不忘,象张效直老师等。
解放后,他在北京四中任物理课和教研组长,北京西城区人民代表,不论党交给他什么任务,他都能出色地完成。在平凡的教育事业中任劳任怨,一干就是几十年。这说明中学阶段是人生最重要时期,学校对他的培养教育打下一生的基础,才能把才智献给祖国(他于2002年3月逝世)。
      马千里是老温的同班同学,两人很要好。他(马)在六中上学时就是地下工作者,高中没毕业就参加革命了,解放后是解放军画报总编辑,1958年被打成右派,后到保定一个食品厂劳动。老温去保定看他,后我们托人把他的材料送到组织部才解放他了。他于前几年逝世了。家还在保定。还有一些老老师,像张效直老师等也是我的老师。还有牛满江、牛满川兄弟俩。牛满川原是保定民生中学教导主任兼校长。我在民生中学教一年书,牛对我印象很深。他就住在北京月坛那儿,老温五、六、七十年代两人有来往,也是同班同学。        (王庆瑛)